野肆

可爱又烦人的反派角色

乱七八糟

上个月拍的月亮

水星记

很久没上游戏了。华山今天大雪吗

遣妾一身安社稷,不知何处用将军

【X-MAN同人】【天使夜】在X战警实习的日子

x-man 同人
变种人警察设定☆
私设有,bug有,真的超级ooc
大家都很和平友好地认真过日常
隔壁tf剧组路蜂乱入⁄(⁄ ⁄•⁄ω⁄•⁄ ⁄)⁄
天使夜主线,欢乐日常向  一见钟情
年轻人就应该努力工作,然后好好谈个恋爱。

如果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悄悄告许我        ヾ(༎ຶД༎ຶ)ノ"


——————————————————
嘿朋友,你知道x战警吗?

听起来是有点中二,不过真的存在哦。

——————————————————


warren几乎是踩着点进了办公大楼。和每个电梯里的警员一样,他穿着深色的警服,制服的每一块布料都将他本来就令人羡慕的肌肉线条勾勒得更修挺,金发虽然不算少见,但配上眼角那条有些妖异的纹身,就相当引人注目了——当然,引人注目的还有他周围那层不悦的低气压和两个沉重的黑眼圈。

他按下的号码是13。13楼的按钮并没有人按过,很多年轻的小警员都对他微微侧目。因为这层楼只有一个部门,一个非常特殊的部门,只有特殊的人才能进入。

它叫——x战警。

warren在注目礼中走出电梯。叮声后,金属门上x形状的扫描光线确认了他的身份,缓缓打开。warren松了一口气,走进办公室。他耸了耸双肩,一双纯白的羽翼在他身后铺开,遮住了窗外的阳光,在地板上投下一片巨大阴影。

“早上好warren,虽然这里没有什么外人,但你也稍微收敛下你的翅膀我的牛奶快要被你戳翻了。”
warren抬头,raven半靠着办公桌,嘴里叼着一袋牛奶,单手托腮,目光有些懒散地盯着自己,双腿交叠,不经意间也能展现出非凡的女性魅力。她的确算得上个美人,不过要忽略那全身蓝色的皮肤,毕竟和黑色的职业短裙对比起来有些过份鲜明了。

啊不过这一点也不奇怪。我不是说了吗,在这个部门工作的都是特殊的人。没错,变种人,隐藏在人类之中拥有特殊能力的少部分。拥有波折痛苦或是顺利平坦的人生,殊途同归聚到了一起,过着偶尔拯救世界但还算是和平的日子。

当然这个消息现在还是不对外公布的。而有的变种人在外表上有些特别,所以为了更好的融入人类社会,政府研制出了一种无害血清,能让变种人在一定时间内保持正常人类的外表,但在使用能力时会恢复到原来的样子。x战警们在执行任务之前都会先注射这种血清。

“raven,虽然你是我的前辈,但我再也不会接受这种临时的夜巡任务了。”
warren拉开椅子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略显痛苦地揉了揉眉间,顺手拿起桌上的信件翻开。如果不是封面上大大地盖着个x部门内部专用的章和charles教授潇洒的花体签名,warren甚至看不出来这张用繁复花边装饰,甚至洒了点香水的信其实是一份x战警新入人员资料。

“教授他明明随便发个信息全世界的人都能知道,怎么尽搞些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warren扶额。scott恰好抬着一杯咖啡过来,好奇地探头问:“也许这就是有钱男人的浪漫?不过时间过得还真快啊又到毕业的季节啦,我还记得你当年毕业实战考试抽到erik老师的时候是怎么个绝望法哈哈哈哈哈…”

“…我的翅膀现在已经不是金属了。”warren一眼白回去,显然想起了不算美好的回忆。说到这,就不得不先提一下在变种人中小有名气的警校——Xavier警校。一所专门为变种人设立的学校,他们几乎都是从这里毕业的。校长charles是个深受学生和老师爱戴的变种人,虽然过去在他的身上刻下了许多不堪的伤痕,但他依然坚守着关怀众生的原则,保护着每一个脆弱而平等的生命。

“随便怎样,不关我事。”warren放下文件。

“等等,这好像就是你的事!你被分了个小搭档!”scott拿起资料惊呼,“是个蓝色的小朋友!和你挺配的,从某些程度上说……”

scott把新人资料拍在桌上,夹着几张照片。或许将他形容成恶魔更怡当吧,妖异的金色双瞳,泛着花纹的蓝色皮肤,尖耳,甚至有一条小尾巴,整个办公室的人忽然被吸引了过来。

“天哪,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变种人。”
“蓝色家族又有新成员啦。”
“其实这个样子还挺可爱的…?”
“嘿,看看他叫什么名字?kurt…?”


“到!”

那是一个年轻少年的声音,蓬勃活力带着一丝紧张。所有人朝发出声音的那个方向望去,发现一个穿着黑色警服的小恶魔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办公室门口,表情认真得有些可爱,站姿严肃而标准,努力将胸口挺高,摇晃的尾巴却暴露出他的不安,一眼就看得出是个新来的乖学生。不过他是怎么进来的,为什么谁也没有注意到?

“各位前辈们好,我叫kurt。呃……以后的日子里请多指教,我会努力成为一名优秀的警察!”
小恶魔有点坎坷地说出了这段他练习过好久的对白,意外地非常礼貌,也许是教授谦和有礼的性格影响了他的学生,总之kurt立马博得了许多人的好感。爱凑热闹的众警们把kurt围成一团,peter看到有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小伙伴,十分开心地转来转去:“哇真的好可爱喔,这条尾巴,能不能摸摸?”

“呃……那个………”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在你刚刚说大家好的时候就已经摸了个爽了哈哈哈…”

“够了peter,别吓到新人。”raven扶额。她似乎对这个和自己一样拥有蓝皮肤的孩子尤为关爱,“真可惜kurt,虽然我很想亲自教导你,但charles给我布置了别的任务。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尽管问这位天使先生好了,warren?”raven指了指刚才一直没话说的warren。

“喔…!您好!是warren前辈吗,erik老师经常提起你………”

”哈哈哈哈哈哈你快别说了……”scott笑裂。

“我这是捡了个什么麻烦。”warren第二次揉眉。

不过warren这才认真地打量起kurt。能从学院毕业并加入x战警的都是变种人中的佼佼者,并且他也不会怀疑x教授的教学能力。warren对上了那双充满崇敬与希望的眸子,眼底深处软软的,有什么亮闪闪的东西要溢出来了,天启在上,他最受不了这样小动物一样的眼神了,反正他看起来也不是很讨厌,就当捡了个小跟班吧。

于是warren鬼使神差地点了头。

“好的warren同意了,你以后就跟着他吧。”
raven甩了甩头发。

kurt小心翼翼地喊:“warren前辈……”

“直接叫我warren就好。”

“…warren?”

warren心里忽然抖了一下,像一只蝴蝶轻轻离开一朵花一样。还没有人用这样纯粹的声音叫过他的名字。

他转过身轻咳了一声,巨大的双翼挡住了刹那间的失神。他用尽量沉稳的声音说:

“第一课,管好你的尾巴不要乱晃,新人。”

——————————————————————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kurt到达警局的二十分钟后,就迎来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任务。

嗯……你以为是很炫酷很中二地破坏某个犯罪分子统治世界的邪恶计划吗?现在可是很和平很法治的年代喔。

“kurt。过来这里。”
注射完血清的warren已经收起了那双巨大的羽翼,除了过于英俊脸庞外和普通人类没什么区别。他逆光靠在墙上,柔和的轮廓使kurt产生一种圣洁感,不敢靠近。再加上双翼的话,果然就和天使没有区别了。

kurt是一只外表不详的变种人,属于人生痛苦波折的那类。他在刚入警校时就已经听说过warren的名字,华盛顿三世小少爷,被宠爱的优等生,受尊敬的前辈,每一个标签都和自己背道而驰。可最令kurt在意的是warren那双巨大华美的天使之翼,该是多么幸运的人才能得到上帝如此的垂青啊。憧憬和崇拜的对象就这样站在自己的面前,kurt感觉有些恍惚。

“手册上的规定你都已经背下来了吧,尽量不在普通人面前使用能力,迫不得已的话,避开无辜群众。”warren边系扣子边说。

“……好的前辈。啊不,warren。”kurt回过神,注射了血清的他现在也只是一个清瘦的少年,身材修长,目光纯粹。非常年轻的职场新人的样子,一半维持着男孩的好奇与活力,另一半则是努力向成熟男人靠近。

然后两个人开着警车到了案发现场。

——————————————————————

………

“哇哦,我是说,你们平时的工作就是这样的吗?我以为会是很酷炫的,在街道上飙车追赶罪犯,或者在密林里枪战之类的……”

“那是电影里的事快醒醒。”

对啊我的朋友,在这个和平法制的社会,追捕罪犯打击小偷,那都是正常的警察做的事情。在案件的危险程度没有威胁到世界地球甚至整个宇宙的安全之前,x战警们是不会轻易出动的。除了………

“你们居然还是社区小动物保护协会的安全警卫员…?!”kurt捂脸。

kurt和warren十分无辜地站在某个三层弃屋的楼底下,路过的人要是看见两个身穿警服戴着墨镜十分帅气的男人站在这种地方,大概都会认为是在拍摄什么杂志写真吧。然而这就是他们今天接到的任务,国家变种人事务司司长兼社区小动物保护协会会长的hank先生给charles教授打电话说,这座房子里住着许多流浪猫,其中一只爬到了很高很危险的阳台上下不来了,希望找个轻盈敏捷的小警察去救救这只可怜的小东西。charles教授一拍大腿肥水不流外人田啊,于是两个十分轻盈敏捷的小伙子就出现在这了。

“上帝,每一条生命都值得尊重。”kurt在胸口划了个十字。

“……他与其有闲心管这么多不如去差遣erik老师修修校舍下水道水管。”warren皱眉。

“对了warren,我有没有说过我对猫毛过敏……”

“……”

————————————————————

“warren——再往左一点,马上就够到了!”
“……”
“warren!你吓到它了!”
“……”

天启在上,warren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干这种蠢事。他在心里逆摸了一万次hank的毛,又咬牙切齿地小声哄着:“你这只蠢猫,快点过来……”

“瓦儿!!!!!”猫表示好害怕不靠近反而向后退了好几步。

一人一猫僵持中。

“呃,我们,要不然用能力吧?”kurt弱弱地在楼下喊。

你这能力也太廉价了。warren内心白眼,“动动你的脑子新人。对面那辆车里还有两个交警在看。”

路边停着一辆黑白相间的警车。车身上有to punish and slave的字样,但后视镜上却贴着一只样子滑稽的黄色小蜜蜂车贴。总之看起来不是什么好人……

“喔——!嘿同行——!”kurt无视了奇怪的东西,友好地朝马路那边挥挥手。

“看呐barry,他向我们打招呼呢!”bumblebee兴奋地把半个身子探出车窗,用力的挥手回去。坐在副驾驶上的barricade一只手抓住黄发小警察的腰带往回扯,另一只手扶着暗红色的眼镜叹气:“冷静点。你违反交通规则了。”

bumblubee迅速钻回车内:“嘿嘿,他们真辛苦啊,还是做交警轻松些。”

“做好你的本职工作侦察兵。现在是巡逻时间。”

“OK☆”

kurt看到车子发动,微笑着目送。忽然想起自己也有任务在身。他朝着楼上喊:“warren!你还好吗!”

warren怀里抱着那只惊恐的猫,脸上的挠伤说明了刚刚的作战是有多激烈。纵使他是身经百战的天使长,也架不住一只慌张的小奶猫胡乱挥来的爪爪。他已经想好回去后要狠宰hank一顿好的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warren小心!!”
“?”

kurt话音刚落,warren只觉得脚下一空,看来是年久失修的木板阳台终于承受不了一人一猫的重量了。不过warren并不害怕,作为变种人,它的抗摔能力和自愈能力都是出类拔萃的,这样的高度对他来说绰绰有余。只是希望不要吓到怀里的这只小东西,warren搂紧了怀中的小猫,背朝地面坠去。

……

可是背部没有传来想象中的痛楚,有一团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忽然搂住他的腰,连着那只猫一起摔倒在草坪上。warren的手松开了到处乱蹭的小猫,它马上闪进草丛里不见了。warren试着移动身体,却发现kurt整个人以一个暧昧的姿势贴着自己的下半身,双手紧紧环住自己的腰,额头抵着小腹,温热的呼吸直接喷洒在那里,warren觉得自己的金属腰带都被捂热了,还有那里……咳。

而kurt毫无防备地压着他,还有点发抖。

warren干脆就这样任由他抱着了。他抓住kurt到处晃的尾巴轻轻捏了下,手感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僵硬,好像小恶魔紧张时尾巴就会脱离主人的控制。直到这时kurt才回过神来。

“warren…!!你还好吗?!!”

warren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是要先责备他擅自使用能力还是要感谢他救了自己(虽然完全没必要)还是要告许他快点下去我的腿麻了?

可warren看着kurt那双毫无杂质的眼睛,那种排山倒海的担忧就这样赤裸裸地向warren袭来,仿佛将整颗心都掏出来给你看了。

所以warren叹了口气说:

“我们回去吧。”

——————————————————————

warren最后自暴自弃地让kurt用瞬移能力把两人都传送回了局里,这下也能解释为什么一开始kurt能莫名其妙地出现在房间里了。不过在了解了小恶魔的能力后,最开心的要数peter了:“所以你的能力是瞬移吗?哇噢真的好厉害!我觉得我们可以成立一个组合叫抓不到组或者找不着组!”

“够了peter,他的搭档是我。”warren将受到惊吓的kurt挡在身后,此时的天使散发出一股无形而庄重的威严,翅膀像是暗示什么一样拢起,小恶魔也顺势躲到后面,紧张地捂住了自己的尾巴。

“啊呀warren前辈护食好可怕啊我还是去打乒乓球吧。”

“别玩太久啊,下午的party别迟到了。”scott边收拾桌上的文件边说。

“party?我才离开多久你们就擅自决定了些什么?”warren问,并把藏在自己双翼后的kurt拉出来。

“哎呀就是kurt的欢迎会,”raven走过来拍拍warren的肩,“大家刚决定的,学校旁边的x酒吧,不准不来。”

“欢迎会……是会我准备的?”kurt有些小心地开口,那种惊喜又可怜的表情,像是个面对一大堆糖果而不知所措的孩子,金色的眸子生动地亮起来,尾巴又开始不听话地扫来扫去,“除了教授还没有人对我这么好过……”

warrwn心里一颤,虽然已经猜到kurt的身世,但真的从他口中听到时依然会有些难受。命运总是不让人好过,很难想像kurt过去承受了多大的痛苦,还仍能活得那么干净美好。 

天呐我是怎么了,刚刚怎么有一种想保护他一辈子的冲动……

warren想甩掉脑子里糟糕的想法,视线却离不开蓝色的小恶魔了。kurt此时已经被众人围在中间,应该是不习惯成为人群关注的焦点,他有些害羞,眨眼的频率很快,目光一闪一闪,嘴角掩示不住地向上翘起,露出一点尖锐的虎牙,身体略为僵硬地被peter和scott搂着,warren还听到他们口里说着什么“不醉不归”的胡话。

我完了。warren想。

“……warren?”
“warren?你在发什么呆?”

warren回过神,kurt带着关切的面孔忽然在自己眼前放大,甚至看得清他脸上浅色的花纹。warren后退了一步,扭过头不想承认自己的失态,眼角浮起不易察觉的红。kurt却更加担心朝warren靠过去,warren快要数得清他的睫毛了,小恶魔仍无防备,单纯地询问:“真的没什么事吗?”
warren难堪地与他的视线触碰,发现自己根本没法拒绝这种认真又炽热的凝视,就算用从前冷硬的金属之翼包裹住全身,也是形同虚设的壁垒,下一秒就会连着心脏一起被贯穿。

真的完了。

“没事的话,那我们就一起去买东西吧!”
kurt扬起手里的清单。

“啊?”

——————————————————

“所以,你给我解释下这是什么情况?”

现在是傍晚6点左右,火红的夕阳垂向大海,宁静的海风伴随悠扬的浪潮拍打着沙滩。宽阔的岸边没有一个人,只有公路上停着一辆黑色的轿车。这种情景真的非常适合小情侣悄悄约会(不)。

不过车里的画风有些奇怪,驾驶位上坐着一脸低气压抽闷烟的warren,双眉狠狠地蹙在一起,副驾驶上的kurt努力将自己缩成小小一团降低的存在感,仔细一看的话kurt似乎没有穿衣服,身上仅披着一件warren的外衣…

真的是非常事后。

“你真的不想解释一下?”warren烦燥地将烟蒂摁灭在车上的烟灰缸里。

“你都看见了嘛…”kurt几乎要把头埋到衣服里去了,还好warren的外衣足够大。

“你是指我刚买完烟出来就看见你扔下所有东西准备跳海自杀?”

“不是的……呃……”kurt小声解释着,“我是说那个女孩的项链掉进海里了,我去帮她捡……”

“你就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安全吗。”
warren沉重地打断他。

“可是不能轻易用能力……”

“别忘了几个小时前,你还对我用过能力。”

“warren这不一样!”kurt慌乱地抓住warren的手,外衣的领口有些开了,露出半边锁骨,“你不一样,你很重要,不能让你受伤……”

“kurt,你也很重要…”warren投降了,他假装严肃却放缓了口气,“下次不要擅自行动了,我们是搭档。”

“唔…对不起……让你和我一起来买东西还穿你的衣服还害你担心……”
kurt沮丧地垂下头,几缕黑蓝色的发丝遮住了半边脸庞,只看得到一小段忽闪的睫毛。从warren的角度还能从宽大的衣领里窥到他背上的优美线条,两块好看的蝴蝶骨,原本纤瘦的身躯更显得可怜了。

天呐,我看起来怎么像是在欺负一只流浪猫。我没救了……

“咳。”warren神色不自然地扭头看向窗外,“总之先回你宿舍换衣服吧,会感冒的。”

“好。”

——————————————————————

“你们好慢!”
两人刚进门就被peter抱怨了,作为惩罚peter给kurt的尾巴上了系一个蝴蝶结。

……有点可爱。warren想。

“嘿,英雄总是最后登场不是吗?祝贺kurt成为我们的一员,cheers!”
“cheers!”

虽然是kurt的欢迎会,但大家都放下平日里的伪装肆意享受着片刻的放松。姑娘们穿着恨天高也能在舞池里狂欢,喜欢安静的也可以点杯鸡尾酒和erik老师下下棋,和hank交流下铲屎官心得……

charles把warren叫到一旁。

“第一天搭档感觉怎么样?我记得你在学校的时候一直独来独往。”教授温和地笑着。
“还…不错。”warren回答,毕业这么多年,他依然无法弄明白charles的笑容里藏着什么。
“kurt他,其实很怕水。”
“您为什么忽然说这个?”
charles没有回答warren,他只是轻声讲述着:“我是从一个马戏团里把他买下来的,他在那,经常被绑住关在铁笼里,丢进水池,然后逼他用能力逃出来……”

warrwn咽下了一大口红酒,没有说话。

“如果他成功逃出来,会被人骂作是怪物,如果不逃,就会死。而他又被威胁不敢私自从马戏团逃跑……”charles慢慢地说,“我只是想告许你,你们很相似。kurt是个好孩子,他能克服自己的恐惧,而你也能为了保护别人,改变自己原本冰冷的翅膀…”

“对了,kurt在毕业墙上写的愿望是,想成为warren前辈一样厉害的人。”
charles说完就微笑着走开了。

你看,一只想要成为天使的小恶魔,多让人心疼啊。

明明才刚认识而已,却是如此渴望知晓他的全部,想要靠近他,保护他,让他忘记所有悲伤的过去啊……

warren看向酒吧柜台边一个人喝着饮料的兴奋的小恶魔。

摊牌吧。

warren端着酒向kurt走去。

“嘿warren!你玩得开心吗?这种口味的饮料好冰啊我的脑子都像冻住了一样!你要尝一口吗?”

“嗯……是啊。kurt,你现在住校舍吧?”

“嗯?啊,是的,我打算实习期结束后再出去租房子住……warren,你喝醉了吗?”

他又这样没有防备地看着自己了,天知道是不是故意的。warren的眼神暗下来,舔了舔唇,不露声色地将kurt压到一边的角落里。

“我有一套空闲的房子,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用别的方式租给你。”

“哇喔,听起来不错,那我应该用什么抵租金呢?”

“一天一个吻怎么样?每天都要不同的口味。”

warrwn吻上kurt。

“今天的是……蓝莓味。”



——————————————————

另一边。
“哇……我看到了比logan裸体还辣眼睛的东西……”scott说。
“……你什么时候看过logen的裸体?不过那确实很hot。”jean说。
“年轻人就是行动派啊erik”charles感慨。
“……”
“你们多大年纪了怎么还这么幼稚呢,”raven忍不住发牢骚,“和我说的特殊任务就是装成一个丢了项链的青春期小姑娘去骗人?!”
“……我同意。charles,下次不会再这么由着你闹了。”erik说。
“你真有脸说!刚刚谁控制项链玩水玩得那么开心的?!”
“…………”众人。


啊,今天的世界也是一如既往的和平呢。 

 


“等秋天到了,我再带你去看。”


…非常省事的画法。初试水彩中。